动态资讯

毁于纳粹的神奇之队与足坛莫扎特--生荣死哀的奥地利足球

奥地利,传统欧洲五强之一,地处中欧,从中世纪末期到一战结束前,一直是欧洲大国之一。可以说无论是中世纪的哈布斯堡帝国还是后来19世纪先后矗立欧洲大陆的德意志联邦与奥匈

  奥地利,传统欧洲五强之一,地处中欧,从中世纪末期到一战结束前,一直是欧洲大国之一。可以说无论是中世纪的哈布斯堡帝国还是后来19世纪先后矗立欧洲大陆的德意志联邦与奥匈帝国,奥地利在欧洲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谈及奥地利足球,身处21世纪的我们似乎很难将他们与荣耀和伟大联系在一起。近些年关于他们的表现我们的印象似乎只有:连续两届进入欧洲杯正赛、“拜仁刘星”阿拉巴以及新的欧洲小妖培养皿萨尔茨堡红牛。他们的光芒似乎被强大的邻居德国吸收殆尽,而对比04年欧洲杯捷克的黄金一代和18年的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奥地利人诸如08年欧洲杯历史最差东道主这样的惨淡回忆可谓是云泥之别。

  然而,曾经的奥地利确是中欧足球的挚旗者,他们有着比西班牙、德国历史更悠久的足球联赛,有着令人心醉的足球风格,有着天赋异禀的顶级球星,有着一支震颤欧洲的超级强队。而毁灭奥地利足球的刽子手正是与他们同属于德意志地区历史上渊源颇深的德国人。

  (维也纳,人们都知道他是令人心醉的音乐之都,但却鲜有人知,这里曾经也孕育出了美丽的足球理念与灿烂的足球文化。)

  一战过后,庞大的奥匈帝国分崩离析,曾经的巨无霸成为了只有六百多万人口的小国家。领土的同时,旧政治社会框架瓦解也释放出了中欧地区的活力。而党派、民族和宗教的分歧带来的文化冲突,使得足球比赛更加火爆。奥地利足球兴起于一战后的20年代,契机是于1924年创办的两级职业联赛。而在哈布斯堡帝国末年兴盛起来的咖啡馆,汇集了各个阶级,足球在20年代成为这里的主流。奥地利的中产阶级(大多是犹太人),在维也纳的咖啡馆里,创造出了理解和探讨足球的新方式,以艺术气息和波希米亚风情而著称的维也纳咖啡馆催生了曼妙的足球理念。

  在这样的环境下,胡戈·迈斯尔的神奇之队横空出世。他们忽视风靡英伦的WM阵型,始终坚持绣花织网般的短传风格,用苏格兰式的华丽配合横扫欧洲大陆。在1928年到1933年间,奥地利在欧洲肆意虐杀,并创造了14场不败的神线横扫苏格兰,用一场耻辱的大败送给了自己昔日偶像在欧洲大陆的第一场失利。

  (“我不能依靠瞬间的灵感、对手的失误甚至是运气来赢球。我们要踢得聪明,依靠地面球和短传来进攻。任何动作都要精确,哪怕是门将开球门球!”---胡戈·迈斯尔)

  鲜为人知的是,迈斯尔曾经一度抱守中锋应该崇尚体格的观念,重用第一位咖啡馆足球偶像,强壮的中锋乌里迪尔。而在第一届中欧杯1分之差屈居亚军后,咖啡馆的足球评论家们展开一场关于要不要使用辛德拉尔的激烈大讨论。

  马蒂亚斯·辛德拉尔,绰号纸人。球风新颖,全靠头脑。卓越的咖啡馆作家托尔贝格这样评价:“他天生就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奇思妙想,变化之多令人难以置信,他会使出什么样的踢法,别人永远捉摸不定。他没有体系,更不用说套路,他就是有天赋。”

  1931年,迫于咖啡馆的压力,迈斯尔起用辛德拉尔。奥地利采用传统的金字塔阵型,离经叛道的中踢法,令这个体系非常灵活,被称为多瑙河漩涡。30年代,奥地利队成为世界足坛最强大的球队之一。1931年,在狂胜苏格兰之后他们6:1痛扁德意志邻居,回到主场又用二队5:0羞辱了对手。1931年到1934年,奥地利队参加了31场国际比赛,仅仅输了3场。1932年,在击败意大利队后,奥地利捧起了中欧国际杯冠军,这项赛事一直延续到二战后,直到被欧洲足球锦标赛取代。这也是奥地利足球历史上唯一的冠军锦标。

  1934年的世界杯笼罩在法西斯的阴影下,整届赛事弥漫着暴力与肮脏交易。墨索里尼纳粹控制下的世界杯被后世称为体育的惨败。夺冠热门奥地利用两个加时赛力克法国匈牙利杀入四强。半决赛遭遇东道主意大利队,由于裁判是由索里尼直接指定,所以比赛本身已经失去了意义。波佐的ww阵型克制了神奇之队的多瑙河漩涡,规归化球员蒙蒂锁死了辛德拉尔,在意大利队持续到最后一分钟的粗野犯规与裁判的掩护下,奥地利队难有作为,止步于此。2年后的柏林奥运会决赛,他们再次在同一个对手面前倒下。

  奥地利将目光瞄向了1938年的世界杯,他们需要冠军来为王朝完成加冕仪式。然后即将到达的乐章时,却突然画上了休止符。1938年纳粹德国趁火打劫,撕毁德奥禁止合并的条约,强行将奥地利吞并。而那批正值巅峰的奥地利球员们,也面临着最艰难的抉择。

  辛德拉尔的才华无法逃脱纳粹德国的眼睛,他们妄图吸纳这名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但是背负国仇的辛德拉尔是坚定的反法西斯者,他拒绝离开祖国奥地利,以各种借口拒绝纳粹的征召。

  发生在1938年4月3日,纳粹德国在维也纳组织了一场象征着德国统一的足球赛,对阵双方是刚刚合并的奥地利和德国。这将是奥地利队的最后一场比赛,开赛前,奥地利队被告知他们必须要输掉这场比赛,为了维护纳粹德国的威严。

  这场充满了政治意味的比赛从一开始就充斥着诡异的氛围,看台上6万奥地利观众鸦雀无声,品味着国家灭亡的痛楚。而奥地利的明星球员们则无精打采地在后场倒脚,等待着迎接被安排好的结果。

  正当纳粹的官员们在看台上兴高采烈的欣赏自己的杰作,辛德拉尔突然爆发了。他用自己出色的技术一次次的冲击德国队的防线,看台上的奥地利观众也突然开始沸腾,在群情激昂的球迷支持下,奥地利队2比0击败了德国队。而在比赛结束后辛德拉尔还充满挑衅的前往纳粹高层坐着的包厢看台前跳起了欢快的华尔兹,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辛德拉尔的举动彻底激怒了纳粹德国,但是忌惮他崇高的声望没有马上对他发难。1939年1月23日,辛德拉尔与女友死于维也纳的家中,官方给出的理由是一氧化碳中毒,可没人在意这些,因为每个人都清楚凶手和动机。他的葬礼在1939年1月28日举行,1万5千余名奥地利国民与足球爱好者告别这位球技与品行同样高贵的天皇巨星。2年后,维也纳快速用一场逆转夺走了沙尔克04势在必得的德国联赛总冠军,向逝去的前辈致敬。在国破家亡的屈辱下,足球为奥地利人赢回了尊严。

  辛德拉尔之死,宣告着咖啡馆足球和多瑙河流派的消亡。即使后来的奥地利足球也有过54年世界杯季军的辉煌,也产生过哈佩尔、波尔斯特、阿拉巴这样的世界级足球名宿,但是他们再也没能回溯二战前的荣耀与辉煌。但正如乔纳森·威尔逊所说:直到最后一刻,咖啡馆足球仍保留了英雄主义昂扬和浪漫主义芬芳。那支辛德拉尔领衔的梦之队,留下的不只是横扫欧洲的恐怖战绩与多瑙河漩涡的美丽打法,更是反对侵略、不畏、捍卫主权、追求和平的精神丰碑。

  u1s1,连元首都是奥地利人,二战前德奥合并有些广泛的基础的,这个还真不完全是NaCui的。那时候反对德奥合并的奥地利人有,但是真不是主流,主流都是要合并。所谓的奥地利民族英雄之类,都是二战后奥地利为了拜托战败国身份特意宣传的,什么事情都努力与NaCui和德国撇清关系罢了。就像现在多少人根本不知道xtl是奥地利人一样。

毁于纳粹的神奇之队与足坛莫扎特--生荣死哀的奥地利足球 2020-05-22 本文被阅读
上一篇:世界杯名人堂 下一篇:缁寸綏绾虫湵涓藉彾鐨勫畧鏈涘彴
案件展示

Copyright © 2019 opebet体育 版权所有